德先生

随便写点东西。喜欢蔺苏,琰殊,楼台,诚台,双毒,盾冬。你们的喜欢是写下去的动力,谢谢!

平安京逸事

(一)
        昨夜的露水还挂在路边的草叶上。湿润的水气随风飘动散发着淡淡的泥土香。阳光透过云层将它染得透出微微的金色。刚下过比牛毛还细的春雨,地上湿漉漉的,道路两旁的树木已然绽了新绿。
博雅未带随从,只身提着两尾香鱼,走过去晴明家必经的那条戾桥。
        博雅官三位,是继承了高贵血脉的殿上人。依照他的身份,外出是应当有随从跟着。可他总是这样,每次去晴明家都不带随从也不坐牛车。
        博雅在认识晴明之前生活很是平淡。他不爱功名利禄,自然不会卷入朝廷勾心斗角的事。平日在兴起时也不过是吹吹笛,唱几句和歌。
        但自从博雅和晴明成为好友后,博雅的生活就完全不同了。
         一得闲空,博雅就会提着鱼带着酒去与晴明共饮。有时他们并不会交谈,只是默默对饮,赏月看花之类。有时晴明也会讲些关于咒的事,这一向是博雅所不了解的。
        博雅一直认为晴明是个很难懂很神秘的人。
        晴明身材修长,皮肤白净,口若涂脂,嘴角总含着隐隐的笑意,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出头。可他有时却语出惊人,尤其令人忘不了的是他的眼神,竟透出比年长者更要狡黠的老成。
    “晴明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
博雅喃喃自语,不知不觉走到了晴明家门口。
    “晴明在家吗?”
吱呀一声,那扇画着桔梗印的门自动开了。博雅也不惊慌,抬脚就进了宅子。
   “晴明在家吗?”
       博雅又喊了一声,却没人回应。
   “奇怪...”
       博雅低低的咕哝一声,继续往屋里走。
       往常博雅只要在门前一喊,必有式神出来迎接他,有时是小萱鼠,有时是童子,有时是美丽的女人。可今天却和往常不一样,喊了半天也没人出来迎接他。
    “晴明不在家吗?”
他看里屋也是空荡荡的,想着可能今天来错了时候。正欲出门回家时,却看到一个白影窜了过去。
    “谁?”
        博雅有些紧张,他知道晴明是阴阳师,晴明宅子里经常会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事发生,但是今天也太不同寻常了吧。他有些怕了,紧紧盯着刚才白影窜过去的地方,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
   “应该是错觉吧。”博雅这么安慰着自己。
突然,那庭院里又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他定睛一看,那白影已经朝着他窜过来了。
    “啊!”博雅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差点坐到地上。那白影分明是一只九尾白狐啊!
        幽蓝的狐火围在九条尾巴周围,一双狐眼紧紧盯着博雅。它张开大口,尖利细密的牙齿清晰可见,它一步一步向博雅靠近了。
       博雅在这时突然想起了市井里朝廷上都知道的白狐之子的传说,不免吓出了一身冷汗。难道...
    “是你吗,晴明?我是博雅啊!”
        博雅壮着胆子靠近那狐狸。
     “你是在问我吗,博雅?”
         声音从博雅的背后传了过来,一只手轻抚上他的肩。博雅吓得动都不敢动。
     “是我在你身后啊。哈哈哈哈哈。”晴明看到博雅那副模样,禁不住大笑起来。
     “展现真姿。”晴明右手中指食指一并,轻轻靠在唇边道出咒语。
        咻的一声,那白狐变成一张小纸人。
    “你又戏弄我,晴明!”
博雅看着地上的纸人,突然有些恼了,转过身去有些生气地看着晴明。
    “真生气了?”
        晴明敛去了笑容,可眼神里分明却还带着几分笑意。
     “生气了。”
     “别生气,别生气。我去烧鱼,待会一起吃吧。”
         晴明很自然地接过博雅手中的鱼,向博雅笑了笑走向了厨房。

――――――――――――――――――――――――
大概是电影原著向衍生,ooc属于我。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