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先生

随便写点东西。喜欢蔺苏,琰殊,楼台,诚台,双毒,盾冬。你们的喜欢是写下去的动力,谢谢!

鲛人泪3



“长苏……你真的决定了?”蔺晨一反常态的严肃起来。

“我确定”梅长苏语气中透着坚决。

“罢,罢,罢。”一声长叹,蔺晨从袖子里拿出一个药瓶,“听好了,吃了以后就再变不回鱼,一生体弱多病,畏寒怕冷,不能享常人之寿。”

梅长苏接过了瓶子拿出药丸毫不犹豫地吃了下去。

“长苏!”蔺晨见梅长苏笼罩在一层光雾中,榻上一条淡蓝色的鱼尾赫然变成一双修长光洁的退。

“长苏…”蔺晨顺着梅长苏的脚踝看了上去。

梅长苏觉得有些奇怪“怎么?是哪里出了问题吗?”

“你不觉得身上少了些什么……”蔺晨默默抱起衣物脸上有些烧,想他蔺晨什么美人没见过却栽倒在这棵梅花树下,“……先把衣服穿上。”

梅长苏更衣后。

“怎么样?起来走走?”

梅长苏试着站了起来还没走两部,就脚下一软身形一晃差点摔倒。

蔺晨立即把梅长苏揽入怀中“美人都娇弱地走不动道了?”

梅长苏狠狠瞪了对方一眼。

“来,蔺晨哥哥教你走路”蔺晨扶着梅长苏一步步地在屋内练习如何走路。

过了几个月梅长苏走路也有些样子,蔺晨不禁玩心大起。

“对对,走得慢一些,这样显得端庄”蔺晨侧躺在地上用手支着脑袋,满意地打量面前的人。

“蔺少阁主也是好雅兴”梅长苏有些恼怒,停下步子抓起身边一本书向对方扔了过去。

“你个小没良心!教你走路你还打我!”

梅长苏倒是像个孩子同蔺晨呛起声来“那还是要谢谢你了?阁主也应该多走走端庄的步伐,别总一天跳来跳去的,翻进院里折偷折别人的梅花。”

蔺晨暗暗说了声你大爷的“你院里的梅花不就是我院里的梅花?分那么清做什么。”蔺晨趁其不备亲了亲长苏的脸颊,“这屋子里的梅花也是我的!”

说罢转身从屋子里逃了出去,生怕走晚一步就又被梅长苏用书砸。

“……”梅长苏被眼前的变故惊地没说出话,摸了摸脸上还有些温热的印子,好像做了场梦。

梅长苏决定下次再见到蔺晨一定狠狠地用书砸他。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