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先生

随便写点东西。喜欢蔺苏,琰殊,楼台,诚台,双毒,盾冬。你们的喜欢是写下去的动力,谢谢!

鲛人泪【架空 人鱼长苏爱上我】





“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

第一章

海面微波荡漾,窗外海风袭袭。蔺少阁主百无聊赖地在行驶去南海地船上转着茶杯。这次来南海寻药是他爹下的命令。蔺晨知道这老头不过是想让他有一份事做,不至于让他又出去乱跑给琅琊阁添什么麻烦。窗外一阵吵闹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蔺晨打开窗户向外望去。

随行侍从立即走进船内“少阁主,据说快到皇帝寿辰,太子听说南海有鲛人,便叫人来寻献于皇帝。前几天似乎抓到一个,不过刚刚鲛人跑了。”

“还有这等趣事?”蔺晨一下来了兴致,这鲛人一向都只在志怪小说里听说,不过他还真没见过。

随后,他出了船舱向海上望去,只见一群喊打喊杀的官兵并不见传说中的鲛人。这就败了兴致,正准备往船舱里走。

“少阁主!你看那边海上飘着一个人呐!”

蔺晨仔细一看,在离官兵很远的地方果然飘着一个人。莫非那个就是鲛人?

“走,我们去看看。”蔺晨脸上露出笑容,爱玩的兴致又被勾了起来。

未几,他们的大船就靠近了那个海上飘着的人。在几个侍从的合力下把那人从海里捞了出来。

甲板上躺着的是一个人身鱼尾的“怪物”。果然是鲛人!蔺晨不禁暗喜,俯下身子去看那个鲛人的情况。

鲛人的发丝在海风吹拂下显得有些凌乱,不过倒是生得清秀好看。因为被铁索拷住的尾部有些失血过多显得脸色苍白,连嘴唇都白得没有生气。蔺晨进一步把了鲛人的脉。还好,活着。

蔺晨半跪在地上把甲板上的鲛人抱回到自己的舱室,对身边的侍从说“回琅琊阁。”

“可是,寻药的事?”侍从显得有些为难。

“好了好了,这个事我自会向我爹解释。寻药不是为了救人吗?回琅琊阁,先救人。”

“是”侍从看了一眼躺在少阁主床上的人,默默退了出去。

床上的鲛人似乎有些不适应陆上的生活,在昏迷中还紧蹙着双眉嘴里喃喃念着什么。

蔺晨靠近了仔细听着却也没听太清。他又重新坐了起来,端详着榻上的人,不禁生出同情之心,将对方耳前的碎发别到耳后。“放心,不会再有人来抓你了。”蔺晨自言自语道。

未完待续……


评论(10)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