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先生

随便写点东西。喜欢蔺苏,琰殊,楼台,诚台,双毒,盾冬。你们的喜欢是写下去的动力,谢谢!

落梅



【北境大梁帅帐内】

“”把这封信...交给霓凰”榻上的人把信交给蔺晨,极力保持手的平稳却还是不住的颤抖

“别逞强了,长苏。战乱已经平定了,好好休息”蔺晨蹙紧眉头接过信。

“还有...”梅长苏还是想说些什么,却被蔺晨打断“你是不是非要蒙古大夫对着干,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了?”

看到蔺晨想关心又说反话的样子梅长苏不禁觉得好笑,忍不住笑了起来引起剧烈地咳嗽,像是要把五脏六腑都咳出来。

“好好好,你别生气。你一生气倒害的是我。”蔺晨急忙帮他顺气,轻轻抚着他的背。

“我知道...我三个月大限将至。叛军刚平定,等我死讯一传出一定又会使敌军反叛之心重起。赤焰军也会军心不稳...到时还请你帮我封锁我的死讯,重整北境防线,回金陵后再公布。”

“你说什么?”蔺晨有些慌乱“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对我的态度的确好了很多。但是你是不是糊涂了?还没有小飞流聪明。”蔺晨握紧了梅长苏的手“有我在,你不会死的。”

“不...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我要交代你。”梅长苏极力想从床上坐起来,紧紧握住蔺晨的手,用力到指节发白。蔺晨知道这件事一定很重要,俯下身子靠近了梅长苏。

“蔺晨...对不起。”之后梅长苏便悄无声息,帐内一片寂静,只有蔺晨一人的呼吸声。

飞流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苏哥哥,怎么了?”

“小飞流,你苏哥哥只是睡着了。明天等他醒了,我们一起回琅琊山好吗?”

“好”飞流用力地点点头“飞流守着苏哥哥”

“好,那你守着,别吵醒他就行。蔺晨哥哥出去一会。”

蔺晨从有记忆开始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想要逃离一个地方,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洒脱的人。人都有生老病死的不是吗?为何要如此的执着一个人的生死呢?他没有答案。

蔺晨踉跄地走出帐子,帐外漫天飞雪。像极了梅岭的那夜永远也不会停的大雪。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