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先生

随便写点东西。喜欢蔺苏,琰殊,楼台,诚台,双毒,盾冬。你们的喜欢是写下去的动力,谢谢!

平安京逸事

(一)
        昨夜的露水还挂在路边的草叶上。湿润的水气随风飘动散发着淡淡的泥土香。阳光透过云层将它染得透出微微的金色。刚下过比牛毛还细的春雨,地上湿漉漉的,道路两旁的树木已然绽了新绿。
博雅未带随从,只身提着两尾香鱼,走过去晴明家必经的那条戾桥。
        博雅官三位,是继承了高贵血脉的殿上人。依照他的身份,外出是应当有随从跟着。可他总是这样,每次去晴明家都不带随从也不坐牛车。
        博雅在认识晴明之前生活很是平淡。他不爱功名利禄,自然不会卷入朝廷勾心斗角的事。平日在兴起时也不过是吹吹笛,唱几句和歌。
        但自从博雅和晴明成为好友后,博雅的生活就完全不同了。
         一得闲空,博雅就会提着鱼带着酒去与晴明共饮。有时他们并不会交谈,只是默默对饮,赏月看花之类。有时晴明也会讲些关于咒的事,这一向是博雅所不了解的。
        博雅一直认为晴明是个很难懂很神秘的人。
        晴明身材修长,皮肤白净,口若涂脂,嘴角总含着隐隐的笑意,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出头。可他有时却语出惊人,尤其令人忘不了的是他的眼神,竟透出比年长者更要狡黠的老成。
    “晴明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
博雅喃喃自语,不知不觉走到了晴明家门口。
    “晴明在家吗?”
吱呀一声,那扇画着桔梗印的门自动开了。博雅也不惊慌,抬脚就进了宅子。
   “晴明在家吗?”
       博雅又喊了一声,却没人回应。
   “奇怪...”
       博雅低低的咕哝一声,继续往屋里走。
       往常博雅只要在门前一喊,必有式神出来迎接他,有时是小萱鼠,有时是童子,有时是美丽的女人。可今天却和往常不一样,喊了半天也没人出来迎接他。
    “晴明不在家吗?”
他看里屋也是空荡荡的,想着可能今天来错了时候。正欲出门回家时,却看到一个白影窜了过去。
    “谁?”
        博雅有些紧张,他知道晴明是阴阳师,晴明宅子里经常会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事发生,但是今天也太不同寻常了吧。他有些怕了,紧紧盯着刚才白影窜过去的地方,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
   “应该是错觉吧。”博雅这么安慰着自己。
突然,那庭院里又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他定睛一看,那白影已经朝着他窜过来了。
    “啊!”博雅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差点坐到地上。那白影分明是一只九尾白狐啊!
        幽蓝的狐火围在九条尾巴周围,一双狐眼紧紧盯着博雅。它张开大口,尖利细密的牙齿清晰可见,它一步一步向博雅靠近了。
       博雅在这时突然想起了市井里朝廷上都知道的白狐之子的传说,不免吓出了一身冷汗。难道...
    “是你吗,晴明?我是博雅啊!”
        博雅壮着胆子靠近那狐狸。
     “你是在问我吗,博雅?”
         声音从博雅的背后传了过来,一只手轻抚上他的肩。博雅吓得动都不敢动。
     “是我在你身后啊。哈哈哈哈哈。”晴明看到博雅那副模样,禁不住大笑起来。
     “展现真姿。”晴明右手中指食指一并,轻轻靠在唇边道出咒语。
        咻的一声,那白狐变成一张小纸人。
    “你又戏弄我,晴明!”
博雅看着地上的纸人,突然有些恼了,转过身去有些生气地看着晴明。
    “真生气了?”
        晴明敛去了笑容,可眼神里分明却还带着几分笑意。
     “生气了。”
     “别生气,别生气。我去烧鱼,待会一起吃吧。”
         晴明很自然地接过博雅手中的鱼,向博雅笑了笑走向了厨房。

――――――――――――――――――――――――
大概是电影原著向衍生,ooc属于我。





弥丞封:

酒昧: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个作者在注销账号。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篇连载同人变成坑。
每一分钟,每一个红心蓝手的帮助都刻不容缓!

你或许不知道,一个红心就可以让作者中午多吃一盘菜补充丰富维生素;一个蓝手就可以让作者狂喜乱舞有氧运动四十分钟强身健体。

一条与剧情有关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写出至少八百字抒情议论文回复,一条与剧情有关且大于二十字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上天入地与哪吒共同闹海。


关爱珍稀作者,不要让世界上最后一篇文成为自己的腿肉。















鲛人泪4

过了些日子,梅长苏再没看到蔺晨满院子飞来飞去的身影。梅长苏在房里自己看着书,心里不免有些落寞。他心里暗想,难不成那蔺晨真的怕自己拿书砸他,不敢再来了?想到这他不自觉嘴角微微上扬,眼里满是笑意。
“美人儿可是想我?”说曹操,曹操到。那窗前分明是蔺晨的脸,他从窗户里翻了进来夺了梅长苏的书看了看“无趣,无趣。在我走的这些日子里,我还以为长苏会想得我茶不思饭不想。”
他假装看书悄眯着眼观察梅长苏脸上表情。果不其然,梅长苏清秀的脸上可疑的出现淡淡的红晕,煞是好看。
蔺晨心里暗笑,也没再调侃梅长苏“罢了,罢了。谁让美人儿生的这么好看?美人心里不惦念我,我还是惦念美人的。美人不想知道我这些天去做了什么?”
梅长苏抬眼看着他,不知怎的脸上有些烧“你一天没个正形,谁知道你又跑哪去自在逍遥了?”
蔺晨装作痛心疾首的样子看着梅长苏“这你可就冤枉我了,我这些天都在为你的事忙东忙西。现在你可是江左盟的盟主了。”蔺晨难得正经起来看着梅长苏“这江左盟可不简单,你成了他们盟主这就是你复仇计划的第一步,我答应过要帮你自是会办到。”
梅长苏听了这话心里什么地方似乎被触动了,他看着蔺晨半天没说话。
“怎么了美人?”蔺晨看他这副样子有些手足无措起来,连忙自省自己刚才什么地方做错了。莫不是提到复仇让长苏想到族人被屠戮的惨景,让他伤心了?
蔺晨蹙眉坐在梅长苏旁边,一手缓缓搭上人的肩安慰“长苏莫要伤心,只要我蔺晨在,就保长苏一世安乐。”
梅长苏看着蔺晨的样子抿了抿嘴,好似要说什么,过了一阵子轻轻说了句“谢谢。”

快要跨年了,来一发新年贺文!

新年的钟声响了起来,明家热热闹闹地吃着年夜饭。明楼也被这气氛感染,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但这温馨没持续多久便停了下来,仿佛告示着现在的他本不该拥有如此的欢乐。
“大哥,我想听戏。”
明楼知道明台在试探他的身份,心情有些不悦。因为新年的缘故,他只是低头吃菜没说什么。
“现在做了大官连戏都不能唱了吗?”明台的话使热闹的气氛逐渐冷却下来。
明镜看着明台也微微蹙起眉头。“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
明楼本该生气的,却不知怎的想到了王天风。
话中带话,疯子真是教了个好徒弟。
明楼抬头打量着明台。
的确,明台在有些方面像极了疯子。不论是刚来上海行事的果绝大胆,还是现在讥讽人的说词。那个疯子……
明镜见明楼半晌没说话就赶紧打圆场。“唱一个就唱一个,过年嘛。”明镜使劲给阿诚使眼色。
阿诚看懂了明镜的眼神也出来打圆场“先生,唱一个吧。”
明楼的回忆被打断,看着现在的情况,只好笑着对大姐说“那就唱一个,就当讨大姐开心。”又扭头盯着明台“不是因为你。”
一切工作准备完毕,正要开唱时明台却又不愿意,闹着要听《苏武牧羊》
这小子……
明楼气的咬紧了牙,他决定过完年一定要找疯子算帐。瞧瞧他把弟弟带成什么样。
“苏兄。你啊,不要如此倔强。喏,喏,喏,你来看,一身紫袍。”
“荣华富贵全不要”明楼跟着二胡唱了第一句。
这时他有种错觉,仿佛回到了自己还在蓝衣社的日子。当时的他堂堂正正地站在阳光底下,也曾发表激动人心的演讲,也曾参加左派学生的集会,也有疯子一起壮大社团的理想。
而不像现在,孤身站在铺天盖地的黑暗中被人骂着走狗汉奸,看着前方没有尽头的路,陷于泥沼般的绝望中...
“若想我苏武归顺了,红日西起害枯槁。” 明楼向前迈了一个方步。
但他不能绝望,他是上海站点的希望。他明白自己就是一颗钉子,狠狠插在敌人心脏的钉子。可他终究有些累了……要是疯子还是他的搭档那会怎样?
“忠肝义胆天知道,平生不怕这杀人的刀。”明楼一个剑指结束了唱词。这时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畅快。
“好!”明台站起来用力地鼓掌。
明楼知道这掌声是试探也是讽刺更是明台的心中对他的希望。
但他终无愧于心,这段唱词是对他最好的解释,也是对疯子最好的答案。
革命未成,仍需努力,本心仍在,抗战必胜。

鲛人泪3



“长苏……你真的决定了?”蔺晨一反常态的严肃起来。

“我确定”梅长苏语气中透着坚决。

“罢,罢,罢。”一声长叹,蔺晨从袖子里拿出一个药瓶,“听好了,吃了以后就再变不回鱼,一生体弱多病,畏寒怕冷,不能享常人之寿。”

梅长苏接过了瓶子拿出药丸毫不犹豫地吃了下去。

“长苏!”蔺晨见梅长苏笼罩在一层光雾中,榻上一条淡蓝色的鱼尾赫然变成一双修长光洁的退。

“长苏…”蔺晨顺着梅长苏的脚踝看了上去。

梅长苏觉得有些奇怪“怎么?是哪里出了问题吗?”

“你不觉得身上少了些什么……”蔺晨默默抱起衣物脸上有些烧,想他蔺晨什么美人没见过却栽倒在这棵梅花树下,“……先把衣服穿上。”

梅长苏更衣后。

“怎么样?起来走走?”

梅长苏试着站了起来还没走两部,就脚下一软身形一晃差点摔倒。

蔺晨立即把梅长苏揽入怀中“美人都娇弱地走不动道了?”

梅长苏狠狠瞪了对方一眼。

“来,蔺晨哥哥教你走路”蔺晨扶着梅长苏一步步地在屋内练习如何走路。

过了几个月梅长苏走路也有些样子,蔺晨不禁玩心大起。

“对对,走得慢一些,这样显得端庄”蔺晨侧躺在地上用手支着脑袋,满意地打量面前的人。

“蔺少阁主也是好雅兴”梅长苏有些恼怒,停下步子抓起身边一本书向对方扔了过去。

“你个小没良心!教你走路你还打我!”

梅长苏倒是像个孩子同蔺晨呛起声来“那还是要谢谢你了?阁主也应该多走走端庄的步伐,别总一天跳来跳去的,翻进院里折偷折别人的梅花。”

蔺晨暗暗说了声你大爷的“你院里的梅花不就是我院里的梅花?分那么清做什么。”蔺晨趁其不备亲了亲长苏的脸颊,“这屋子里的梅花也是我的!”

说罢转身从屋子里逃了出去,生怕走晚一步就又被梅长苏用书砸。

“……”梅长苏被眼前的变故惊地没说出话,摸了摸脸上还有些温热的印子,好像做了场梦。

梅长苏决定下次再见到蔺晨一定狠狠地用书砸他。


百粉点梗!

突然发现已经过了百粉,谢谢大家支持!

据说lofter有点梗传统。楼台,蔺苏cp点梗,梗最好具体一点,各写一篇。

还有就是…lz不会写肉……不要污,要优雅

大家要纯洁地一起玩耍(bu

么么扎!

要是没有人点梗……我就自娱自乐写……


鲛人泪2【人鱼长苏爱上我】



梅长苏醒来时看到面前正有一张脸看着他,吓得一个激灵,扑通掉进蔺少阁主家的池塘里。

“诶,美人!看见我就这么激动吗?”见到面前的鲛人醒了。蔺晨心里松了口气,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梅长苏慢慢从水里浮上来,露出半张脸,戒备地看着面前的人。

“别这么看着我呀!小没良心的,是本阁主救的你。”蔺晨不满地把手揣进袖筒里。“我叫蔺晨,你呢?”

过了许久,梅长苏还是没有答话。

“你不会说话?”蔺晨蹲下来看着池子里的梅长苏。

梅长苏依然没有回答他。

这时,气氛显得有些尴尬。蔺晨干咳了几声“咳…你好好休息吧。明天我再来看你。”


阁里的人都说少阁主从南海回来后变了。不乱跑也不惹事,只是一天就往池塘边跑。

某日,“美人,我来啦!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蔺晨像变戏法似得拿出一大把花。

某日,“美人!快出来!本阁主给你讲个笑话。”

某日,“美人,该吃早饭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梅长苏没和蔺晨说过一句话,蔺晨却还是乐此不疲地往池塘边跑。

“美人!”

“我叫梅长苏。”水里的人悠悠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让蔺晨又惊又喜。“你…会说话?”

“当然”

“那为何之前一直不说?”

“只是想看看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听到此言蔺晨笑了起来“我当然是好人。要不,怎么去救你这个小没良心。”

“我想这世间不会有如此蠢笨的奸诈狡猾之徒。你勉强算个好人吧。”梅长苏显得胸有成竹。

蔺晨听了梅长苏的“夸奖”,反倒不知说什么好。

“呃…美人。哦不,长苏。我一直想问你一件事情。等你恢复好身体以后去哪?”蔺晨有些私心,他不想让梅长苏回南海。

“我要去复仇。”梅长苏的眼睛里似乎燃起一团火。“太子为一己私利滥杀南海生灵,屠我族人。这个仇,我是要报的。”

蔺晨没想到梅长苏竟会有这样的答复“那你打算下一步怎么做?”

梅长苏显得有些底气不足“没想好……”

蔺晨倒是有了主意“我可以帮你。”

“你?”梅长苏顿了顿有些犹豫地“那,何以为报?”

蔺晨答应得爽快,却忘了这件事。不过聪明如他,不一会蔺少阁主就想好了梅长苏的回报。

“不是说鲛人泣泪成珠?美人哭一个给我看看?”蔺晨语气中带了几分戏谑,眼睛弯成月牙载着满满笑意。

梅长苏知道这人又没个正形了,也随着人笑了笑。他转身潜入水中,却故意翻了一个巨大的浪花,把蔺晨浇了个透心凉。

这一日,梅长苏再没上岸。

-------------小剧场--------------

蔺晨:“长苏,我错了,你出来吧!”湿淋林地合鸟主如是说。

梅长苏:就不出来。


鲛人泪【架空 人鱼长苏爱上我】





“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

第一章

海面微波荡漾,窗外海风袭袭。蔺少阁主百无聊赖地在行驶去南海地船上转着茶杯。这次来南海寻药是他爹下的命令。蔺晨知道这老头不过是想让他有一份事做,不至于让他又出去乱跑给琅琊阁添什么麻烦。窗外一阵吵闹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蔺晨打开窗户向外望去。

随行侍从立即走进船内“少阁主,据说快到皇帝寿辰,太子听说南海有鲛人,便叫人来寻献于皇帝。前几天似乎抓到一个,不过刚刚鲛人跑了。”

“还有这等趣事?”蔺晨一下来了兴致,这鲛人一向都只在志怪小说里听说,不过他还真没见过。

随后,他出了船舱向海上望去,只见一群喊打喊杀的官兵并不见传说中的鲛人。这就败了兴致,正准备往船舱里走。

“少阁主!你看那边海上飘着一个人呐!”

蔺晨仔细一看,在离官兵很远的地方果然飘着一个人。莫非那个就是鲛人?

“走,我们去看看。”蔺晨脸上露出笑容,爱玩的兴致又被勾了起来。

未几,他们的大船就靠近了那个海上飘着的人。在几个侍从的合力下把那人从海里捞了出来。

甲板上躺着的是一个人身鱼尾的“怪物”。果然是鲛人!蔺晨不禁暗喜,俯下身子去看那个鲛人的情况。

鲛人的发丝在海风吹拂下显得有些凌乱,不过倒是生得清秀好看。因为被铁索拷住的尾部有些失血过多显得脸色苍白,连嘴唇都白得没有生气。蔺晨进一步把了鲛人的脉。还好,活着。

蔺晨半跪在地上把甲板上的鲛人抱回到自己的舱室,对身边的侍从说“回琅琊阁。”

“可是,寻药的事?”侍从显得有些为难。

“好了好了,这个事我自会向我爹解释。寻药不是为了救人吗?回琅琊阁,先救人。”

“是”侍从看了一眼躺在少阁主床上的人,默默退了出去。

床上的鲛人似乎有些不适应陆上的生活,在昏迷中还紧蹙着双眉嘴里喃喃念着什么。

蔺晨靠近了仔细听着却也没听太清。他又重新坐了起来,端详着榻上的人,不禁生出同情之心,将对方耳前的碎发别到耳后。“放心,不会再有人来抓你了。”蔺晨自言自语道。

未完待续……


番外1【穿越:梅长苏成明台】

番外

“宗主醒了!”甄平高兴地忍不住喊了起来。

院里的飞流和蔺晨先知道了这个消息。蔺晨也顾不得给飞流绑孔雀尾巴了,立马冲进屋里。

“苏哥哥!”飞流抢先扑进了梅长苏的怀里。“他欺负飞流!”飞流一脸气愤地看着蔺晨。

梅长苏看到了自己熟悉的屋内摆设,知道自己从明公馆又重新回到金陵,不禁微微扬起了嘴角。

“早知道就不救你个小没良心的”蔺晨拿出“孔雀尾巴”威胁似得在飞流面前晃了晃。

“还有你!”醒了也不知道给蒙古大夫说句谢谢。他三步并做两步走到梅长苏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恩,恢复得不错。暂时还死不了。”

甄平听了这话不高兴了“蔺阁主……”

“别管他。”梅长苏向甄平笑了笑又摸摸飞流的脑袋。“你们两个先出去吧,我和蔺晨有些话要说。”

飞流和甄平退出去后。蔺晨把手揣到袖子里,脸偏到一边“怎么,又要问滑族的事了?”

“不,我只想好好看看你。”

“哟,梅宗主睡了一觉后懂得什么叫人情世故了。也知道讨好我这个蒙古大夫了?”

“这一觉睡得的确不太寻常。”梅长苏笑着颔首。

从此以后甄平发现宗主有三点和以前不太一样的地方。

第一,宗主时不时就会找蔺阁主夜谈。想必是滑族的事太棘手了。

第二,宗主爱笑了,尤其在蔺阁主面前。

第三就是……宗主似乎喜欢上了一种外夷文字。

“你有认真听我说话吗?”梅长苏稍微提高了一点声音。

一下把打盹的蔺晨惊醒“听着呢,听着呢!”说完又忍不住打了个呵欠。“长苏啊,我看这个外夷文字我是学不懂了。要是你感兴趣,你就自己学吧。我先出去了。”蔺晨逃似地跑出了屋子。

“飞流”梅长苏低眉浅笑,拿起桌上的茶盏轻抿一口。“把蔺晨抓回来。”

“恩”飞流从房梁上荡下来,跑到屋外抓蔺晨去了。